球队刻意操弄新秀年资 打再好都上不了大联盟

北京时间2018年9月8日,12bet官网报道,根据大联盟官网七月底公布的最新季中百大新秀榜,名人堂球星葛雷诺(Vladimir Guerrero)的儿子小葛雷诺(Vladimir Guerrero JR.)以及打击能力全面的多明尼加打者希曼尼兹(Eloy Jimenez),分别排在第一名和第三名,即便他俩尚未踏入最高殿堂的窄门,但如今皆已是美国职棒球迷耳熟能详的超级未来之星。根据大联盟官网七月底公布的最新季中百大新秀榜,名人堂球星葛雷诺(Vladimir Guerrero)的儿子小葛雷诺(Vladimir Guerrero JR.)以及打击能力全面的多明尼加打者希曼尼兹(Eloy Jimenez),分别排在第一名和第三名,即便他俩尚未踏入最高殿堂的窄门,但如今皆已是美国职棒球迷耳熟能详的超级未来之星。 去年最高层级只打到高阶1A的小葛雷诺,今年也才不过19岁,却已经用绝佳的表现衝上了小联盟距离大联盟最近的3A。本季他在小联盟四个层级、95场出赛缴出打击率.381/上垒率.437/长打率.636的惊人打击三围,附带20轰和78打点,若单看他在3A出赛30场的内容,则是同样令人惊豔的.336/.414/.564、六轰与16打点;现年21岁的希曼尼兹不遑多让,本季在2A和3A出赛108场打出.337/.384/.577、22支全垒打、75打点的亮眼数据。这些成绩都能显示两人已淮备好面对最高层级的挑战,也应该足以为两人挣得一张上大联盟小试身手的通行证。 事实上,早在球季前半段,无论从什么角度观察,都可以看出这两名球员已经是重建中的蓝鸟和白袜球团体系裡面(包含大联盟球队),天赋、实力、打击技术都最顶尖的野手。拥有超过20年棒球写作资历的美国专栏作家席恩(Joe Sheehan)更断言,小葛雷诺是当今世界上前30强的打者。如今来到接近大联盟球季尾声的九月第一週,小联盟例行赛都已在美国时间九月三号结束了,小葛雷诺和希曼尼兹却还是没拿到那张他们值得且应得的最高殿堂通行证,这到底是为什么?问题出在哪裡? 答案是大联盟针对球员服务年资的计算方式,有让人钻漏洞的瑕疵,才会造成球团刻意推迟成熟顶级新秀大联盟初登场日的情况。这几年我们其实已经见证过不少血淋淋的经典案例,比如2015年的小熊,等到开季后两週的四月17日才叫上当时的大物布莱恩(Kris Bryant);还有今年的勇士,他们也是待球季进行到四月25日,才把业界公认的最强新秀阿库纳(Ronald Acuna Jr.)拔擢至最高层级。不管是布莱恩还是阿库纳,他们都早在上大联盟的前一个球季就已证明其潜质不假,隔年春训亦缴出颇具说服力的成绩单,却双双在例行赛点燃战火前被送回小联盟蹲两到三个礼拜,直到四月底左右才被球团拉回大联盟。 大联盟自1946年创建首个球员退休金制度开始,就定下了计算球员服务年资的规则,当初绝大多数写下的内容,仍沿用至今。联盟规定,球员单一例行球季要在大联盟的25人名单或伤兵名单裡待满172天,才能获得「完整一年」的年资。大联盟赛季过去一般来说有183个工作天,今年起则改成187天,但无论是在前者还是后者的制度,球员都必须待满172天以获得完整一年的年资,如果未能待满172天,则该年年资将併入隔年计算,等累积满172天才算完成一年年资。然而,这个原本立意良善、被设立用来保障球员权益,让那些已参与95%例行赛季、却未能百分百待满整个球季的球员,还是能获得全年年资的规则,在多年后的今日,却成了变相损害顶级年轻球员工作权、降低球迷获得最高品质球赛效益的瑕疵条款。 大联盟对球员年资的定义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年资能左右球员的合约权益、退休福利,当然也能影响从1970和1980年代经由劳资衝突和协调而引入的薪资仲裁资格,以及自由球员资格。劳方争取到薪资仲裁权和自由球员权后,资方对于优质年轻球员的年资变得斤斤计较,因为这些选手的年资一旦满三年*,他们的年薪就会受到薪资仲裁资格影响逐年上升,等到满六年取得自由球员资格,球团就会失去对他们的控制权。 *注:服务年资落在第二年和第三年间的球员中,累积服务天数为同期球员的前22%者,即可获得「超级二」(Super Two)资格。获得超级二资格的球员,可破例在年资未满「完整第三年」时,即抢先获得薪资仲裁资格,后续也能较早获得自由球员资格。 怎么样让好的新人球员在「对」的时机登上大联盟,起算他们的年资,以使他们被控制的年数还有效益能被极大化,为球队创造更多有意义的贡献,成为大联盟管理阶层的重要课题。尤其是近10年各球团愈来愈倾向仰赖便宜又好用的年轻选手,而渐渐不再迷信高薪自由球员后,藉由操弄菜鸟上大联盟时机,获得控制这些球员更长年限的现象,亦愈来愈显著,受到广泛的讨论。 举例来说,2015年的布莱恩,之所以在主宰小联盟而且春训打得吓吓叫之后,还是在例行赛开打前,被小熊送回小联盟将近两个礼拜,就是因为小熊只要在四月17日那天把布莱恩叫上大联盟,就算布莱恩后来打满整个球季、都不再回到小联盟,他最多都只能得到171天的服务天数,跟达到满足「完整一年」年资条件的172天门槛就差那么一天。 而小熊也算得很精明,果然就在该年四月17日那天叫上布莱恩,布莱恩也在大联盟待完剩馀赛季,最终帐面上只得到171天的服务天数,故得等到2016年才能完成第一个「完整一年年资」;反观小熊则是只牺牲了布莱恩两週的时间,那年布莱恩还是为他们出赛了151场球赛,更帮助他们打进季后赛。此外,小熊未来将可多获得布莱恩整整一年的控制权,反过来说,布莱恩要晚一年才能获得自由球员资格,而这才是小熊如意算盘打的主要目标。今年阿库纳的情况几乎跟2015年布莱恩的案例一样,是用同一个模子打出来的,球团思考逻辑、操作方式都可一体适用。(布莱恩和同样面临类似窘境的费城人球员法兰柯(Maikel Franco),都有针对球团刻意操弄他们年资的状况,向联盟提出申诉) 知晓了上述的规则瑕疵与过去的实际案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即便小葛雷诺和希曼尼兹明明已经毋需再于小联盟证明什么、且打击能力跟潜在贡献都超过大联盟阵中的球员,蓝鸟和白袜今年却还是不为所动,没有要把两人升上大联盟的意思。蓝鸟和白袜今年都在重建年,从战绩竞争的角度来看,球季初期就确定与季后赛无缘的他们,剩下的比赛讲白了没有任何意义,实在没有理由让两位大物新秀上来展开大联盟年资的计算。而接下来最有可能的剧情发展,就是两队在明年球季开打的两个星期后,等到剩馀赛季最多只能储值171天服务天数的时刻一到(比照布莱恩、阿库纳),甚至再更晚一些,才让小葛雷诺和希曼尼兹完成大联盟处女秀。 有些人或许会觉得蓝鸟和白袜是万恶球团,仿效小熊与勇士这三年来为人诟病、受到外界诸多批评的操弄选手服务年限手法,而不学习像2013年的马林鱼、2010年的勇士和2009年的游骑兵,在开幕战就分别让当时各农场的优质潜力股费南德兹(Jose Fernandez)、海沃德(Jason Heyward)、安德鲁斯(Elvis Andrus)直接上大联盟。但其实也不能把全部的责任推到操弄球员服务年限的球团上,因为这些球团只是照著游戏规则作出最理想、对球团战力和经济考量最有利的选择而已,真正出问题的还是在于规章制度。 2013年的马林鱼、2010年的勇士和2009年的游骑兵,他们固然因为让大物新秀在其应得的时机点(开幕战)就登上大联盟,而获得经纪人、球迷和外界事后的肯定,但他们没有多等两个礼拜再让费南德兹、海沃德、安德鲁斯上大联盟的结果是,他们能控制这些球员的控制年限就少了一年,迫使他们必须提早面临这些年轻球员自由球员资格的到来,因而作出交易或提前用複数年合约绑人的决策,整体而言对球团是不利的。反观2015年的小熊、今年的勇士,还有明年很有可能操作小葛雷诺和希曼尼兹服务天数的蓝鸟和白袜,他们等于只要牺牲这些新人球员大概10到15场的比赛,就能换到未来多出整整一年的控制权,相信任何彻底理性、有远见的球队经理人,都会毫不犹豫选择这种做法。 站在蓝鸟和白袜的经理人立场想,虽然让农场裡已经淮备好的球员、球团体系裡可以打出最好成绩的选手上场比赛,呈现最佳球赛品质很重要,但他们更重要的首要工作目标还是想办法让球队长久强盛,兼顾球团的最佳利益和未来发展。 不过话说回来,职业棒球终究是娱乐事业,不把品质最好、最能娱乐大众的产品立刻摆上檯面,反而刻意将它们压在后台,这就像一场演唱会只有暖场嘉宾唱完整晚,主角歌手却从头到尾没有上台表演,是一件非常弔诡的事情。而这也在在凸显出大联盟在球员服务年限的规则设定上,并没有随著时代变迁、其他周边规则的改变而做调整,导致最终不理想的后果。除此之外,这些优质的新人不能在已经淮备好应付大联盟层级的当下,立即到最高殿堂多累积一些大联盟实战经验亦十分可惜,毕竟不是所有新秀都能像布莱恩那样,一上大联盟就大杀四方,很多潜质不凡的小联盟选手还是需要一段适应期才能在最高殿堂发挥应有的实力。 面对如此的制度瑕疵和现有困境,不少美职专家和从业人员也提出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像席恩就认为,球员的服务年资应该从他们转职业起、进小联盟的那一刻起就起算,并依据每个球员进入职业时不同的年纪,设立不同的自由球员资格门槛。简单举例:21岁以前转职业的球员,要累积八年职业年资才能获得自由球员资格,而21岁后才转职业的球员,则只要累积六年职业年资就可投身自由市场。如此一来,球团就能不管目前状态是否处于重建,毫无顾忌地让看似实力已经达标的小联盟球员直升大联盟,一方面立即提供他们实战经验,另一方面让急著看到最佳新秀的球迷一饱眼福。 另外,《Yahoo Sports》的棒球专栏作家派森(Jeff Passan)也引述一名大联盟总管的建议,写道或许可以引进类似职业冰球采行的制度:球员在满27岁时或在联盟待到第七年结束之后,就获得自由球员资格。以年龄而非服务年资为基础的制度,亦能遏止球团刻意不让优质新人上大联盟以控制其年资的歪风,但同时可能会有反效果,那就是球团可能会变得不愿意签年纪偏大、能控制年限较少、潜在价值较低的大学毕业球员。 无论如何,要化解本文详述的菁英新秀年资问题,必须仰赖大联盟官方与球员工会共同协商出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并在下一张劳资协议合约中(预计从2022年生效)施行。不过有鉴于大联盟劳资关系从2015年起就逐渐恶化,加上上个休赛季冷清的自由市场激怒球员与劳资之间在诸多议题上的小摩擦不断,联盟与工会之间的互信崩解,相信在短时间内,两造要坐下来研议出针对球员年资议题的改善方案,仍十分困难。接下来几年,我们可能会再看到更多被服务年资问题卡住、暂时上不了大联盟的布莱恩们、阿库纳们、小葛雷诺们和希曼尼兹们。更多热点新闻尽在12bet官网 http://www.b2b4c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